怀姑文

念君久矣,恰逢中秋节气,汝生辰之日,又逢吾成人已数载,结发之日将至,乃书此篇,欲告汝心中之言。
吾生晚,汝之事吾多不识,汝生时之况亦不知,唯听父辈祖辈云。每逢佳节新春,吾全家相会于老家,必翻其旧照,共忆旧时。册中有汝数张,便乃吾对汝斑驳记忆。然照片不过一瞬,吾幼时只听大人言某年某刻某地某事而拍,所云今亦多不记,只知吾有一姑,随父祖背井离乡,谋生东北,飘蓬万里,与吾一宗同根,血脉相连,今虽不见,然爱吾亦如一家。所知者仅此而已。
吾见汝亦少,可只手而数矣。幼时太平祖父故去,叶落归根,汝葬父于故乡,吾得见汝。汝哭声欲绝,悲恸肠断,吾忆太平祖父前言往行,亦同汝悲泣。乃悟长辈所谓血脉相连为何物,此吾对汝记忆清晰之事一也。
再者,幼时汝往来探亲,携一美食,名“骨肉相连”,乃余初次食之,软骨嵌于肉间,肉香而骨脆,以为妙绝。惜携者不过数根,不可多食,是一憾也。尔后每食此味,皆忆此事。今“骨肉相连”市间皆有,吾食之,皆不如从前滋味。美食名曰“骨肉相连”,然吾与汝、吾家与汝家更为骨肉相连。恨今此食易得,而汝不可再见也。
又忆幼时汝同吾父电话,言及沈阳生活,复言某某超市某某游乐场,集吃喝玩乐于一地,美食者有某某某,好喝者有某某某,玩乐者又有某某某,只有常人想不到,无有此地不可得。余听汝语气,可想象汝眉飞色舞之神情,洋洋自得之满足,又思平日父辈告吾汝之喜爱,不禁捧腹大笑,笑及失声。而后数日,往往模仿汝之言语神情。往日思此事有泪,为乐也;今思此事亦有泪。
小学毕业暑假时,梅姑合卺,吾得与祖父、伯父、父、兄同往沈阳,汝待吾行厚矣,同游园会、北陵等。雪梅姑婚后三日,乃设宴“九头牛”饭庄,汝点食潇洒,全家称赞,不与吾等点菜之时扭扭捏捏相同。此顿大快朵颐,痛饱吾之饕餮。九头牛之美,吾今不忘,常思再往。分别之时,言多同音信,估下次相见,概乃吾结发时。吾当时不过十岁,念下次相见,竟隔十年余,独慨骨肉分隔。后初中习及“吊影分为千里雁,辞根散作九秋蓬。共看明月应垂泪,一夜乡心五处同”,常思沈阳一支。
大学时,闻汝病重,人似蜡像,难进粥食,心如刀割。数日后汝竟遽去,恰临中秋佳节,阴阳两隔,月圆人缺。
吾毕业后往深圳,一日下班途中于计程车上,疲惫时见一招牌名似“整只牛”,忽忆九头牛,大喜,便待汝来深圳,必与汝来此,再饱饕餮。恍然记起汝已辞世离去,不觉悲从中来。汝谋生东北,可如吾谋生深圳乎?极乐可称心乎?
昔笑言“若吾成婚之时汝尤未,可为笑矣”。今吾不日将结发,缔百年之约,念昔日笑言却难再笑。呜呼,吾不笑汝,侄甚念汝。
今又中秋,吾念汝而不悲者,因知天下月色,有汝一分;三秋桂香,亦有汝一分。
尚飨。

记于 2021.9.21 日

❤采之欲遗谁,所思在远道。❤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