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荷

初遇荷是今年 6 月份时的初夏,那时候正在去往活动室复习数电的路上,南京略闷热的天气和备考复习课程的不适让我有些压抑。这样的行走,感觉每一步都踩着不甘。心惶惶,不知自己的内心是早些到 215 还是故意慢些,在路上散散心,逃避一刻的烦忧。可是恰在这时,在我路过鼎山后一塘小水沟时,邂逅了令我魂牵这一夏一秋的荷。不是答答的马蹄,而是一个柚子的脚步。

初见时她们还是含苞待放,细嫩的茎枝立于水中,枝头的菡萏惹人喜爱,让人预期到盛开的希望。原本压抑的心情豁然清爽了许多,像一股清泉涌入干旱的土地般,带了丝甜味。不由得心生喜爱,想着以后定是多来此,路过时多看荷几眼,多陪荷一会。想必是半年的爱恋在初见第一眼时就定下了根源。(或许当时心情的压抑还与所租房子的“房东”不和有些关系)

就这样,这池莲花陪着我度过了烦闷的考试周,每日看到它们时都会觉得生活的美好,为了见到它们甘愿绕远多走些路,像是每天的一份仪式感。这时的荷还是只有着一点点欲开的骨朵,或是几枝荷华依偎在一起零零星星的几点嫩红,给人以希望。考试周过去就是暑假了,我认识实习、回家及外出比赛,觉得久久都不曾见到它,心中不免有些思念与期待。它们怎么样了,花朵开未,在那一渠小水沟里过得如何?

再回来时已是七月下旬,差不多盛夏了!我过着痛苦又喜悦的暑期集训生活,心中还是难以忘记着她们。纵使题目繁杂,路遥马寒,每每想到那池清荷,心里便会清凉舒畅,纸上的文字也似变成了水中的景色,波漾诱人起来。于是每日去巴弟烤饭或是食堂路过鼎山后,便是我与荷的相期一场约会。原来荷并不是严格按照时节一起生长的,而是有些已经盛开,有些还是娇羞的骨朵,摇曳在水中。水中点点泛起波纹,荷在向我打招呼呢。不知众荷喧哗,哪个才是离我最近的一朵呢?是近岸那枝?绽放的荷花诠释着盛夏的气息。抑或是水中的那枝?仍是含羞待放,像是“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大段对白”。荷叶田田,荷花朵朵,姿态各异,不由得让人想起那句“要我说女孩子呀,各有各的漂亮法。有的眉目清泠,像是一整季的雪水都融在了她的眼睛里。有的酒窝甜蜜,她笑一笑漫山遍野的风声都要消息。有的天生绵软,你朝她挨过去,像碰着了一团云。有的发汗时竟能生出浅浅的香气,散在天地间顿觉云销雨霁。如何不漂亮呢?她若是瘦,你便看她伸懒腰时优雅得像天鹅抻颈。她若丰盈,你便看她日光底下肌肤亮起时有多绮丽。她若生斑,你便赞她漂亮得发光上帝这才在她的眼角鼻翼投下了淡淡的影。她若佝偻,你便赞她小小只多秀气刚刚好搂在怀里。你瞧,女孩子生来就漂亮得不讲道理。”荷便是女子吧!

就这样,我陪着荷成长,荷也陪着我成长。转尔到了秋日,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开始担忧起荷的凋零。所以每天都要多走几次那条小路,多看荷几眼,惟恐一日她散入水中不能再陪我。看着荷的老去于我于荷都是残忍的,她每老一点,我的心就会多皱一丝。惟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。时光像是飞逝,荷的老去像是要比它的绽开急促得多,我看着她花瓣一朵朵地飘零,直到只剩莲藕,再到慢慢地叶子落去,留得枯荷,再到池水没过了荷。

我本以为看不到荷的时候会很难过,但真正来到的那天,反而并没有。因为我觉得,来年可期。

感谢荷夏秋的相伴。这年冬,愿有飞雪相伴,带小姐姐乘一路公交,看遍金陵。

2018.11.29
于学科楼 215

❤采之欲遗谁,所思在远道。❤
0%